嘭嘭嘭嘭嘭!嘭!!

一连串撞击惊天动地,杨小刀一手拽着野田俊介,两个强A如炮弹般砸穿七八堵墙,最后一头将承重墙撞了个粉碎!

烟尘弥漫,">
嘭嘭嘭嘭嘭!嘭!!

一连串撞击惊天动地,杨小刀一手拽着野田俊介,两个强A如炮弹般砸穿七八堵墙,最后一头将承重墙撞了个粉碎!

烟尘弥漫,">

Chapter 116 决战 下(1 / 6)

洄天 淮上 4469 字 10个月前

——半小时前,医院地下。

血沫从褚雁牙关里不断涌出,左侧上身因为骨折扭曲成了可怕的形状。水溶花半跪在少女身侧,白大褂已被染成斑斑血红,用力堵住她腹部出血口:"坚持住,别怕!坚持住!"

嘭嘭嘭嘭嘭!嘭!!

一连串撞击惊天动地,杨小刀一手拽着野田俊介,两个强A如炮弹般砸穿七八堵墙,最后一头将承重墙撞了个粉碎!

烟尘弥漫,碎石如瀑,翻滚中两人把身下满地砖头硬生生碾成了石粉。杨小刀就像一头疯狂的狮子,铁拳雨点般砸在野田俊介前胸、头颈,后者双臂交叉护住头脸,凶性被刺激到了极点,遽然飞起一肘击中杨小刀太阳穴,打得少年猛一偏头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野田俊介一把抄起墙上的消防斧,兜头将杨小刀砍翻!

"……你那药效快到了吧,"野田俊介满头满脸是血,用力甩了下头,迫使自己恢复清醒,喘息着从地上爬起来: "靠打药透支的巅峰期,你还能坚持多久?"

那一斧砍在杨小刀肋下,血肉翻开可见白骨,少年一手捂着伤口勉强支起身,眼梢显出凶戾的下三白,充满血丝地死死盯着野田俊介。

拦住这个人,一定要拦住这个人。DNA链撕裂的异样刺痛正从内脏升起,他知道那是血清作用快要结束了——

“你沈监察建议,这盒血清只能在紧急关头作为最后手段,且最多只能打一支。”当初白晟说的话再次浮现在耳边,虽然用词是建议,但那一反常态的语气明显带着警告: “具体怎么使用你自己决定,但我希望你慎重考虑,因为对未成年人来说,药效结束后的反噬也许会致死。"

——会致死。

那么就一定要在反噬到来前拦住这个人,绝对不能让他开空间隧道!

轰隆一声地动山摇,杨小刀不要命地扑向野田俊介,两人叠在一起撞塌了水泥柱,惯性冲力重达数吨,断裂钢筋和水泥碎石大块倾泻下来。

"我看你踏马找死!!"

野田俊介怒极暴吼,被按在地上拼命扬起消防斧,正要狠狠劈向杨小刀后颈,这时不远处——砰!野田俊介闪身一让,子弹击中斧柄,斧头脱手而出。

"不准动!"

野田俊介扭头一瞥,是双手持枪的水溶花。

杀性直接窜上他心头,甩手一股无形巨力推开女医生,紧接着五指一收,隔空掐住了褚雁的咽喉!

野田俊介平生唯一的好处就是不杀女人和小女孩,但褚雁刚在他面前弄死了他亲妹妹。即便荣先生能复活野田洋子,但一报还一报,他刚要闪电般一把捏碎褚雁的喉咙,突然右腿被人扑上来抱住,紧接着连血带肉刺穿。

"艹!你——"

只见杨小刀趴在地上,一手握着尖锐的碎玻璃,狠狠捅进了野田俊介脚踝,头也不回对水溶花厉吼:"快跑!"

水溶花奋不顾身扑上去扛起褚雁,这时候也顾不上会不会加重内脏伤势了,踉踉跄跄冲进消防楼道,冲向一楼医院大厅。

野田俊介一脚踹开杨小刀,拔脚想要追出去,但杨小刀已经杀红了眼,像个血人一样连滚带爬扑上来,两人滚地扭打成一团,彼此用尽一切力量抠对方的眼珠、挖对方的喉咙,在翻滚中发出暴怒的咆哮。

噗通,噗通,杨小刀的心脏在胸腔中一下比一下急促。快要到时间了。

药效迅速衰退,反噬急剧腾起,副作用如一双利爪撕扯内脏,越来越鲜明、越来越用力。这口气不能泄,不能泄,挺住——

野田俊介被按倒在地,眼前发黑,一手拼命想要去抓不远处地上的消防斧。杨小刀声嘶力竭怒吼着,起身从墙上一用力拆下灭火器,对着野田俊介劈头盖脸,咣!

咣!

咣!——

碎牙飞喷,血肉黏连,乒一声巨响铁罐被硬生生砸变形。野田俊介脱力向后倒进血泊,杨小刀双手举起灭火器,最后一次向他天灵盖猛砸下去!

但就在这时,秒钟滴答归零,一股闪电般的剧痛蹿出肺腑。40分钟药效结束,反噬开始。

全身上下的DNA链纷纷断裂,内脏相继开始出血,一大股混合内脏碎屑的血从少年口中狂喷出来!

哐当一声灭火器摔落,骨碌碌顺地滚走,内出血一下就蒙住了杨小刀的耳孔、鼻腔甚至视网膜。野田俊介已经被灭火器砸成了脑震荡,两眼发黑头晕目眩,刹那间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猛地起身把杨小刀掀翻,双手满地摸索抓住了消防斧:

“我X死你这小杂种——”

场面简直血腥到了极点。

野田俊介甚至已经看不清斧刃或者斧背,只能拼着最后那口气劈头盖脸往下砍,一下,两下,昏天黑地也不知道砍中了多少下,终于把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