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. Chapter 102 沈监察: “应……(1 / 6)

洄天 淮上 4484 字 12个月前

已经很低了, 再看不到说不过去了

浴室水声一停,白晟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。

透过落地窗可以俯瞰整座城市繁华的夜景,白晟光裸着结实的上半身, 宽肩窄腰, 肌肉流畅, 每一寸线条都蕴藏着不动声色的压迫感,精悍的腹肌往下,人鱼线隐没在了腰间的浴巾里。

他站在窗前伸了个懒腰, 转身望向桌上打开的手提电脑,显示屏上是一张新闻截图, 时间是三年前, 加粗的黑体标题十分清楚——

《国际监察总署直接任命, 新任大监察官来历成谜》。

配图是一张照片。

瑞士巴塞尔,国际监察总署大楼门前, 一个全身裹在黑色大衣里的年轻人正站在伞下,与总署长握手告别。

天空下着霏霏细雨, 黑伞遮住了他的面容, 镜头只捕捉到下半张侧脸, 肤色冷白而轮廓俊秀, 薄唇微抿成一道毫无情绪的直线。

白晟微微眯起了锐利的眼睛。

“……进化者拥有极高的身体素质和各种异能,因此一向被视作威胁。但实际上对我们进化者来说,人类才是真正强大、充满了危险的存在……”

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傍晚, 夕阳透过教堂印花玻璃天窗,映出一张白绿相间、堪称宏伟的大理石圆桌, 肤色各异的年轻进化者们在圆桌边分散而坐,注视着首座上一名白发苍苍的英国老人。

“因为群体数量相差悬殊么,‘主教’?”白晟斜倚在座位上, 两条长腿放松地交叠着,举起手来问。

老人抬眼向他一瞥:“不,因为相对于一盘散沙似的进化者而言,普通人类群体拥有更加一致的目标。”

年轻的学生们都现出了疑惑的神情。

“生存的目标是繁衍,繁衍的尽头是进化。当进化的捷径摆在眼前时,任何反人道、反普世价值的基因研究都有可能在暗中发生……”

老人伸手切换投影,一则新闻出现在了显示屏上。

“国际监察总署昨天刚下达任命,将此人列为了联合国十大常任监察官之一,”老人指向屏幕,“沈酌。”

白晟的瞳孔略微放大了。

那是他第一次从照片中看到沈酌,这位后来以罕见美貌和铁腕作风而闻名的强硬派监察官。

新闻法规定媒体在刊登监察官照片时必须进行模糊处理,因此镜头不甚清晰,但那秀美的下颔和修长的脖颈,仍然能从黑伞下看出端倪。

圆桌边响起嗡嗡的交头接耳声,少顷有个白人学生举起手:“这个沈酌也是进化者吗,主教?”

老人摇了摇头。

“不,他是个确定无法进化的普通人类,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也许代表了人类仅凭自身所能达到的基因巅峰。仅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,他至少拿过两个博士学位,在基因工程领域内十分权威,很早就被任命为了C国中心研究院的首席主任。虽然他的研究项目绝密,但一直有传言说,他在进化者身上做了很多非人道的迫害性试验。”

“两个月前,C国青海发现一颗能量值极大的进化源陨石,一支三人小组被派去执行回收任务,其中包括一名S级,一名A级,以及沈酌。任务中进化源却因‘操作意外’而剧烈爆炸,从而导致了那名A级进化者重伤,S级进化者傅琛当场死亡。”

全球也就二十个S级,圆桌边所有人登时大哗:“亚洲那个傅琛死了?”

“意外?什么意外?”

“不可能!区区爆炸而已,S级哪有那么容易死!”

……

“圆桌会用尽了所有办法,都无法调查出爆炸的真正原因,以及沈酌的绝密研究项目到底是什么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。”

老人吸了口气,加重声调缓缓道:“爆炸发生后,沈酌突然拥有了一部分类似进化的力量。”

“或者说,他拥有了一部分原本属于傅琛的力量。”

这句话所隐喻的意义是如此森寒险恶,仿佛寒流席卷上空,让圆桌边所有人毛骨悚然。

“傅琛死后,沈酌被一贬到底,逐出了研究院。但蹊跷的是,国际监察总署突然一反常态,不顾全球各个进化保护组织的反对声浪,强行把沈酌任命为了联合国十大常任监察官,很快就要派往申海辖区上任。”

“容我提醒各位,申海市生活着上万名进化者——上万名我们的同胞兄弟姐妹。”

老人目光凝重,环顾圆桌边每一张年轻的脸。

“在座的你们都是高阶进化者,很多是A级,甚至有S级。不管你们是什么肤色、什么人种,请你们牢牢记住一点——”

“进化者是这个地球上的少数群体,一旦冲突爆发,我们必然是被消灭的一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