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. Chapter 98 凡吾不允,即不……(1 / 5)

洄天 淮上 3381 字 12个月前

“他、他是怎么追来的?他是怎么追到这里的?!”司机拼命发动异能, 越野车却像焊死一般纹丝不动,混乱中他疯狂一拍方向盘:“妈的怎么都是一死!杀出去!”

轰一声车辆炸开,气流如千万利箭, 苏寄桥挥手从半空抽出一把短刀, 惊天动地劈向白晟咽喉。

苏寄桥动起手来绝对不像他看上去的那么柔弱,一时间山石碎裂,大地摇撼, 眨眼过手十余刀,电光石火间只见白晟垂目波澜不惊,二指当空夹住刀身, 微一发力。

咔嚓。

金属迸断亮响,断刃飞射而出。

几个异能者正一起不要命地冲向白晟,刀刃呼呼打旋飞来, 如死神镰刀当面而至, 瞬间穿透了所有人的身体!

漫天血花接连爆开, 几人同时惨叫砸地, 鲜血如喷泉般高高迸溅。与此同时啪!一声清响, 白晟反手打了个响指, 透明屏障平地升起,适时护在沈酌身前, 哗啦挡住了喷洒而来的血箭。

那简直就是压倒性的力量差距。

苏寄桥知道别无选择,霎时心念电转,Fatal Strike发动,几缕鲜红光丝萦绕在指间, 眼见就要伸手探向白晟眉心。

但下一刻,他瞳孔猝然扩张,眼中映出了白晟身后真正的形象——

地狱狼王遮天蔽日, 深红双瞳穿透虚空,像一尊顶天立地的巨大神明。

暴君2.0,因过度残暴而破坏力翻番,免疫一切精神攻击。

S级精神异能被彻底粉碎,鲜红光丝化作了千万光点,无声无息消弭无形。

紧接着白晟居高临下的面孔再度出现在苏寄桥眼中,语气平稳到了冷酷的地步:“你只有这点东西吗?”

苏寄桥牙关一紧,闪电般四指刺向白晟咽喉,却被白晟一记重逾千钧的铁拳捣中腹腔,内脏碾碎声清晰可闻。

轰隆!

苏寄桥如炮弹般撞上山岩,当场将山坡完全震塌!

树木成排倒下,碎石暴雨倾盆,硝烟滚滚直上天穹,十余里外清晰可见。

白晟高悬在半空,掌心中森寒光芒一闪,凝成一把锋利的长刀,映出了他森冷的眼睛:

“我答应过沈酌把你剥皮抽筋,不过……怕脏了我自己的手,碎尸万段效果也是一样的。”

铿锵金属擦响,他握刀指向地面上的苏寄桥:“去死吧。”

“不……”突然一道沙哑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。

只见保护罩后,沈酌一手紧紧捂着额角,勉强站起身来,染血的白衬衣凌乱狼狈,抬头望向白晟,神情茫然恍惚:

“……不要伤害他,不要伤害苏寄桥……你是什么人?”

白晟的眼神终于发生了一丝变化。

“沈酌?”他加重语气问。

如果在场有第二个精神系异能者,就会看见沈酌此时的大脑混乱不堪,甚至连声音、景象、触觉和感知都是颠倒错乱的,白晟的身影在他视网膜中映下了多重幻影,根本看不清楚。

这个人是谁?他心里错乱地掠过一个念头。

明明应该是厌恶的,因为化学物质与S级异能裹挟出一股不可违逆的恐怖力量,就像病理性的强迫症,每个神经元都在强烈应激,逼他对这个人产生无穷的厌憎。

但每当他快要屈服于这种力量时,潜意识深处却有另一种微弱直觉,仿佛钩子刺进血肉,带给他尖锐的痛苦。

好像哪里不对。

明明不该是这样的。

“……你是谁?”沈酌胸腔剧烈喘息着,艰难地挤出几个字。

耳边嗡嗡直响,那个人好像正一步步走来,耐心地反复呼唤自己的名字。沈酌闭上眼睛,试图从脑海中搜索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记忆,但每当他这么做的时候,触电般的剧痛都会猝然闪现,贯穿脑髓。

“别伤害苏寄桥,别出现在我面前……”沈酌踉跄退后,因为痛苦而眼前发黑,仿佛千万根钢针刺穿心脏:“你快走,我不想看见你!”

白晟站住脚步,目光晦暗莫测。

“他不记得你了,看见你只会平添痛苦而已。”身后不远处传来苏寄桥的声音,他半边身体被碎石压住,开口便呛出了好几口血,但语气却隐隐带着病态的亢奋:“Fatal Strike发动后的暗示是不可违逆的,知道他现在有多憎恶你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逆转爱憎持续终身,不会因为施术者死亡而消失,效果只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强烈。所以来啊,当着他的面杀了我,猜猜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”

“我将在他心中得到永生,我的名字代表不可磨灭的怀念和爱意,就像他对你的憎恨一样持久永恒。”苏寄桥含着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