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五章 血祭(1 / 2)

秦将 起飞的东君 1173 字 6个月前

南越王城,番禺。

一座木制高台拔地而起,在木台周围有成百上千的人跪伏着。

他们大多是越人老者或是族中妇孺,此刻正满脸虔诚的向着台上张望。

那里,正有一场古怪奇特的祭祀仪式正在进行。

“蛟王,蛟王。”

“保佑吾王。”

脸上画着彩色蛟龙纹,身上披着鳞片衣服,脑袋上还插了野鸡毛的南越大巫正在台上跳着独特的舞蹈。

就看到他的身体像水蛇一般扭动,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,同时嘴里还大声的念叨着祝颂的话语。

周围还有巫女挥舞着棒槌,敲击着铜鼓为其伴奏。

在祭祀台的正中间,是六个被捆绑着瑟瑟发抖的人。

三男三女,皆是赤身而跪。

他们是南越人从其他外来部族那里擒获的俘虏,今日就要作为人牲祭献给伟大的蛟王。

用人牲血祭,来换取图腾的保佑,以及对秦军的诅咒。

大巫在台上一会儿摇头,一会儿扭腰,一边用手里的头骨饰品在人牲面前晃动,疯狂的做出各种诡异的动作。

到了最后,他尖啸一声,以越语大叫。

“蛟王,蛟王。”

“吃了祭品,就让秦人覆亡!”

听到这声话,立刻就有六个赤裸身体,上有蛟龙纹身的南越武士走上台。

他们气势汹汹,拿着特制的斧走到俘虏前,一人一个,开始像宰杀牲畜一般,在俘虏的尖叫声中将他们砍断四肢,削成棍状。

血水流了一地,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。

俘虏中有年轻男子生命力顽强,在四肢皆断的情况下,痛苦的惨叫着,声音尖利而凄凉。

这样的场面和味道,更刺激的台下围观的南越人疯狂的嚎叫起来。

“吃了他!”

“吃了他!”

紧接着,就有披着鳞甲衣服的巫女上前,在六个人牲的身体撒上特殊的药物。

六条斑斓巨蟒在操蛇者的控制下游上高台。

南越大巫秘制的药物刺激了巨蟒,它们扭动着身躯蠕动过去,张开血盆大口,将那些“棍状”的祭品吞入腹中。

巨蟒吞下人牲后,大巫尖啸道:“蛟王已经享受了祭品,将降下神威,让秦人们全都死在丛林中!我们赢了!”

“蛟王护佑!”

“我们赢了!”

巨蟒食人,满地的残肢血腥,以及到处都是疯狂与尖叫的人群,更显得这场祭祀仪式诡异而恐怖。

南越蛟部的人相信,他们所信奉的图腾蛟王,会将灵魂依附在这些作为后代的巨蟒身上,享受他们献上的祭品,然后守护他们。

蛟王会降下诅咒,让那些可恶的秦人腐烂在丛林中,就像上一次他们所诅咒的秦军一样,看上去来势汹汹,最后还不是被他们南越人和西瓯联手杀得尸横遍野。

南越王之子阿巴拉看着这一幕,满意的点点头。

如果不出意外,在他的父亲阿古斯死后,他将继承南越诸部的王位,成为新的南越王,这片土地将是他统治的国度,阿巴拉自然希望秦人们早点被杀光。

“蛟王接受了祭祀,看来秦人没有几天好日子活了。也不知道这一次他们会怎么死呢?是中瘴气而死?还是被我南越勇士一个个砍下脑袋?还是说会被蛟王派来的蛇群吞没?”

就在阿巴拉畅想秦人在丛林中的一万种死法时,尖叫声从外围传来,一个身穿慌张的越人贵族快步跑过来。

“阿巴拉,阿巴拉!”

阿巴拉转头看去,见到是鱼部首领的儿子鲨恩。

他怒斥道:“慌什么,若是冒犯了蛟王的魂灵,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?”

鲨恩叫道:“是秦人!是秦人来了!”

“秦人?”

阿巴拉一愣,反应过来后大骂道:“你是吃鱼的时候被鱼刺戳进了舌头吧,在这里胡乱说话。大王带着诸部的勇士正在东江与秦人鏖战,梅氏那边也有老羊部看守,你说秦人来了?他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,难道秦人还会飞不成?”

鲨恩走近了,哭着脸道:“秦人不会飞,他们是从海上来的!”

阿巴拉愣住了。

“海上?”

……

“殷将军,刚才水里的大鱼是什么,难道就是鲲吗?”

樊哙立在楼船上,还在为看到的东西感到心惊。

他是秦军中有名的勇士,如果在陆地上,他樊哙一个人敢追着十个人砍,千军万马中任由驰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