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八章 秦皇封禅(1 / 3)

秦将 起飞的东君 1697 字 6个月前

“奉常摔了?”

“陛下,奉常行山路之时,一脚踩空,从阶梯上摔下去,性命虽然无碍,但腿好像折了,已无登顶之力。”

秦始皇听到这个消息后,脸色瞬间阴沉下来。

因为奉常是秦国专管礼仪祭祀的大臣,这一次泰山封禅的大礼,在贬斥儒生,并宣布使用秦礼后,自然是要由奉常来进行主持整个仪式。

恰恰在皇帝即将登泰山而封禅的关键时刻,奉常却出了问题,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。

始皇帝并没有强行让郎卫将断了腿的奉常背到山顶上去,而是挥了挥手,示意知道了,便继续让步辇前进。

前几日议定秦礼封禅后,朝中诸位公卿就排练过几次流程,一般来说并不会出现乱子。而且奉常之下还有好些礼官,可以代替使用,影响应该不大,只是让人有些不舒服而已。

队伍继续向泰山之巅前行。

赵佗这时候也听到了奉常摔倒的事情,不由暗暗咋舌,感觉这事情真的有点怪,摔谁不好,刚好摔了主持祭祀的奉常。

赵佗抬头望天。

他记得历史上秦始皇封禅,还遭遇了一场大暴雨。

始皇帝躲到一株大树下避雨,待到雨停后,以这株大树护驾有功,给它赐爵为“五大夫”,后来这颗五大夫树还成了泰山一景。

不过此刻天空万里无云,烈阳高照,十分的火辣,毫无一丝下雨的痕迹。

“这才对嘛,错开了这么久才封禅,怎么可能还恰遇暴风雨,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。这奉常摔倒,看来也是偶然。”

赵佗摇摇头,不再多想,继续登山之旅。

他们的路程还长着呢。

一直到了下午时候,封禅的队伍才抵达山顶处。

因为正是盛夏时节,哪怕现在已经是到了下午,烈阳依旧当空照,山顶无风的时候,十分的闷热。

子婴喘着气道:“终于上山了,此等泰山果真雄奇难爬,怪不得齐鲁之人常以此山为傲。”

赵佗笑道:“然也,好歹是天下名山,待到皇帝封禅之后,公子还可好好欣赏一番山景。”

说着他招手让郎卫送来两个水囊,分给子婴一个,然后大口喝了起来。

众人从早上爬到下午,早已是累成了狗,说话都是喘着气。

特别是李斯、隗状这些老臣,一个个满头汗水,两股打颤,坐在地上直喘气。

始皇帝倒是气定神闲,毕竟他是坐步辇而登顶,一路累趴了好几批郎卫,自己依旧神采奕奕。

他没理身后的臣子,带着同样精神抖擞的胡亥走到山顶边缘,眺望远方。

青山连绵不断,仿佛是一头青色的巨龙在蜿蜒爬行,所见之处巍峨壮观,景象十分壮丽,让人看在眼中,不觉心胸开阔。

天空上,太阳虽然已有西斜之势,但依旧在释放着它的威力。

“胡亥,你看到了什么。”

始皇帝询问。

胡亥眼珠子一转,说道:“是父皇的天下。”

始皇帝呵呵笑道:“你小小年纪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,就已经会拍马屁了。”

胡亥嘻嘻笑了起来,悄悄回头,看着远处坐在地上喝水的中车府令赵高。赵高见到,也对他报以一个微笑。

始皇帝转头再次看向前方的壮阔山景。

“朕的天下……”

赵佗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若有所思。

不一会儿,待到众臣休息完毕,各自整理衣冠后,封禅之礼正式开始。

郎卫们先抬上来三个大鼎。

然后又将牛、羊、豕三牲抬到鼎中。

这叫做三牢。

当年秦文公作鄜畤,祭祀白帝就是用的这个礼节。

三牢之后,便开始封泰山。

所谓封禅,指的是两件事。

封,是指在泰山之巅筑坛以祭天。

禅,指以梁甫为坛以祭地。

两者结合,封天禅地,即为封禅。

如今,始皇帝正是要在泰山封土设坛,以祭上天。

这位身着袀玄头戴通天冠的皇帝,亲自率领群臣,手握着木铲开始铲土,将那些土堆起来。

赵佗注意到,尚书仆射李由在这个活动里干的十分卖力,他抿着嘴巴,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活,就像是要帮断腿的奉常将他的土一起铲了似得。

最后,封土堆成。

其广一丈二尺,高九尺。

看上去就是一个颇大的土包。

始皇帝又命人取来玉牒书,在上面亲笔写下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