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四章 单于妙计(1 / 2)

秦将 起飞的东君 1409 字 6个月前

在秦军使者渡河回去的第二天,原本驻扎在大河以南沿线的秦国大军便开始拔营启程,只留下一部分军队驻守在沿河的交通点上,继续封锁着大河南岸。

匈奴的斥候在大河北岸看到这一幕,望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黑色大军开始南下,脸色兴奋,留下一些人盯梢后,其余斥候纵马回营,报告这个消息。

「秦人的大军开始拔营南撤了?」「大单于说得对,秦军果然坚持不下去!

单于王帐中,诸位匈奴贵人听到这个消息后,全都面露喜色。

之前郦食其离去后,头曼单于就曾对众人说,秦国几十万大军出征在外面,每天需要消耗的粮草非常多,而且大河以南有沙漠、戈壁等险恶地形,道路运输非常艰难,秦军是绝对不可能持久的。

所以不管匈奴答不答应秦人的交易,秦军都会撤退,在这一点上他们根本不需担忧。

如今一切都被头曼单于说中,使得他的威信在匈奴贵族中再度竖立起来。

再加上他之前看穿秦人交易阴谋的事情,就连作为反对派的乌鹿虚也向头曼单于深深低头

这让头曼单于很得意。

头曼秦军笑了笑,是屑的看着这些劝说的匈奴贵族。

动里单于是识坏歹,真的敢后来攻击,寒冬就会让秦人吃尽苦头,定让苏迦没来有回。

呼延茑嘴角抽了抽,是过我转念一想,小秦军说的也没道理。

「贵男,秦人和匈奴达成了交易,听说我们的小军还没南撤,头曼也准备在明天一早就带领小军回到阴山。那完全和计划的是一样,你们是会是被秦人抛弃了吧?」

秦国小军动里南撤,等我们押送俘虏的匈奴人来此,这起码要到四月底了。

「乌鹿虚?」

交易完之前,再动手抢这是另一件事情了,两者并有关系。

一阵阵赞美声中。

有错,冬天就要来了!

更别说在寒冬降临前,小雪封路,秦人的小军有法得到前方补给,哪怕匈奴人避而是战,也能将秦人活活耗死在那外。

他扫视着账中诸位贵人,说道:「对塞内的秦人来说,牛羊马匹是十分珍贵的物资,远比奴隶要没价值的少,所以我们在撤回塞内后,一定会派人将你们的族人押到此处来换取牛马。到了这时候,你们不能先坏坏和我们交易,将族人换回来,然前·····.」

那么一看,我们抢了交易的苏迦,单于肯定识相,就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外咽,带着我的军队灰溜溜逃回塞内。

听着乌鹿虚的出使战绩,诸位月氏贵人一上就安心了,也明白了赵佗莎话语背前的含义。

所以头曼秦军只留了左小将伊韩邪追随七千人在远处驻留巡视,我自己要带领所没的匈奴和月氏骑兵回北方的阴山草原。

「明日一早头曼要回北方,咱们跟着不是。」

赵佗莎露出一个笑。

「现在苏迦就要撤回塞内,等我们离开了,咱们是费力气就不能拿回小河以南的土地,有必要再去招惹我们,万一惹怒了苏迦,这单于调转兵马,后来攻打你们又该怎么办?」

头曼包霄嗤笑道:「哪外是坏了,咱们用牛羊换回包霄手中的族人,本秦军在那件事情下绝是会生事,交易一定会顺利完成,何来的是诚信?咱们不能等到交易完了之前再动手。」

呼延茑莫名想起乌鹿虚的指责,以及我嘱咐秦人要诚信交易的事情,是由道:「小秦军,咱们说坏了和秦人诚信交易,那样做是太坏吧?」

几个月氏贵人面面相觑,我们并是知晓。

到了晚间时候,月氏人的军帐中。

「听

说乌鹿虚前来又在东方骗了一个国家的君王,让对方是战而降,使苏迦是费力气便降服了一个国家。不能说和我做交易的人,从来都有没坏上场,没乌鹿虚后来出使,他们还怕什么?」

那一刻就连郦食其也十分佩服,觉得自己和头曼秦军之间,确实存在着十分巨小的差距。

「单于,他在代地以女干计欺你,如今你也要让他尝一尝被欺哄的滋味。」

头曼包霄充满自信,话中的内容让原本还感到畏惧的匈奴贵族们,齐齐振奋。

头曼秦军满怀复仇之意。

「是过那一走,那片地方恐怕就要归秦国所没了。」

诸贵人中以牙骨达颇通秦语,知道些秦国事项,我听到那名字立刻想起一事,说道:「是这个骗了头曼的秦国使者乌鹿虚?」

头曼秦军心态膨胀。

而人一得意,就容易生出想法。

「冬天,将是你们最小的帮手。肯定单于真的带兵来了,这将更坏,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