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六章 死即五鼎烹(1 / 2)

秦将 起飞的东君 1391 字 6个月前

临淄,乃是这个时代最繁华的城市。

此城规模巨大,共分内外两城,内城建在外城的西南角。

临淄外城则是一座大的方城,其北面的城墙有三千多米长,共有城门两座。

此刻在这绵长的北墙上,齐相田假望着城外那数十座造型奇特的木制器械,以及那些木器后面堆积的如同小山般的石堆,眼皮直跳。

“这就是秦人的巨炮吗?”

田假咽了口唾沫,齐国几十年没打仗了,别说是巨炮,就算是普通的投石机,他都没有见过。

但没见过不代表他没听说过。

随着蓟城、大梁、项城、代城这些天下名城挨了秦人的炮击。

巨炮这种新式攻城器械的威名,早已传遍天下。

据说这种攻城器械威力无穷,远超昔日的老式发石机,一旦被其击中,挨炮者将成为肉酱,房屋则当场坍塌。

一些小城的城墙,甚至会在巨炮的轰击下开裂破碎。

想到这些传闻,田假已经是惧意涌入心头,双腿颤颤。

他不由回望四周,只见太史文和即墨大夫两人皆是脸色苍白,看来也是想到了巨炮的威名。

至于齐王建,连影子都没看到。

这位大王早已吓得没了上城墙的胆量,只能缩在宫中的美人怀里,避开现实,寻求些许安慰。

“田儋将军,你有经验,你看临淄城墙能扛得住秦军炮击否?”

太史文想起田儋在甄城挨过秦军的炮击,连忙开口询问。

田儋微微皱眉,还是答道:“角楼、女墙基本扛不住巨炮的威力,在秦军炮击下定然会损毁。至于城墙本身应该没问题,那些石弹对于夯土版筑的墙体,伤害不算大。”

听到田儋这话,众人这才脸色稍好。

即墨大夫叹道:“能承受住就好,我临淄城中守卒众多,只要有城墙在,我们就能和秦人打下去。唉,可惜我率军前来,被那些奸诈的秦军袭击,否则有我那五千人入城,此番守城之事,定然无虞。”

太史文亦道:“只要秦军的巨炮砸不塌城墙,我临淄便无危险可言。大不了等他们发射石弹的时候,咱们的人躲到城墙,最后还不是要血战拼杀,看哪一方人多。”

田儋见两人恢复了些自信,暗暗摇头。

相比于这两个不知兵的人的自我安慰,他田儋可是很清楚的知道,巨炮这东西真正恐怖的点在哪里。

巨炮轰击的可不仅仅是城墙,更是人心!

这也是田儋最害怕的地方。

“嘶,秦军动了。”

沉默的田假突然叫了一声。

众人寻声望去,果真见到那些秦军开始放下巨炮的弹窝,往里面填装石弹,那些秦卒的每一个动作皆看得人心惊胆颤。

“秦军要射击了,诸公快下城去。”

田儋忙叫道。

田假没有犹豫,大步往城墙下走去。

即墨大夫和太史文两人也慌忙跟了上去。

当田假走下临淄城墙的最后一步阶梯时,巨大的撞击轰鸣声便从后方传来。

一道接一道,声音如同晴天霹雳,旱日雷鸣。

大地似乎都在颤抖,田假在那可怕的轰鸣声中一个趔趄,差点摔在地上。

待到他站稳时,只见天上有十余道黑点横空而过,又重重落下,砸在城中,击毁房屋数座,烟尘高高飞起。

“巨炮之威,竟恐怖如斯!”

田假目睹这一幕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他回首一见,更看到太史文和即墨大夫两人,早已在惊吓中相互抱在了一起。

田假伸手捂胸,感觉心脏砰砰跳。

在恐惧中,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一夜。

那个名叫陈驰的人。

“看来,该做出抉择了。”

田假喃喃着,大步往前走去。

……

秦军兵围临淄六座外城门,也不以士卒进行攻城,只用巨炮轰击城池。

每天早上到黄昏,数万秦卒相互交替,不停的从附近运来石料,磨制成石弹,然后一枚枚的通过巨炮射入临淄城中。

昔日繁华的临淄城在那似乎永不停歇的轰击声中,颤抖哀鸣。

纵使临淄城墙坚固,不会被石弹轰塌。

纵使有二十余万持戟之士护卫,齐军的人数比城外的秦军还多。

但躲在城墙后的齐人,连一丝安全感都没有,只能瑟瑟发抖,颤栗不已。

每隔一段时间,便有许多石弹从天空飞跃,砸入城中,或是将城里的屋宇击成废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