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二章 赵佗伐代冭襡塼意(1 / 3)

秦将 起飞的东君 1737 字 8个月前

秦王政的诏书下达,代表秦国正式向代国宣战。

整个秦国如同战争机器一般快速行动起来,大量的辎重粮秣调往临近代地的恒山郡。

关中、河东、河内、上党等郡县的士卒也在快速聚集。

经过秦国灭楚的战争后,大量秦人疲惫不堪。但当他们听闻这一次秦国是以少上造赵佗为主将,并且讨伐的是弱小的代国时,立刻有许多秦人站了出来,都不用乡里征召,他们便主动报名,要求踏上战场。

其中一些人是昔日的赵佗旧部,比如他在伐魏之战时,带出来的那批河内士卒,听到赵佗之名,根本就不需要多想,直接应召便是。

但更多的,还是那些渴望着升爵的秦国男子。

随着秦王政颁布的“簪鸟以上爵位子弟可入学室”的诏令一出来,一大批公士、上造爵位的秦人全都像打了鸡血一样。

只要再去沙场搏杀一番,升上一两级,便可望子成龙,让子弟进入学室,日后混个官身,彻底让家族摆脱世代底层庶人的身份。

这种诱惑力,远比田地和金钱的赏赐还要大。

而且对普通人来说,簪鸟爵位并非遥不可及。

上造升簪鸟只需两颗人头,公士升到簪鸟也只要三颗人头,沙场血拼一场,砍他两三个人头下来,还是有做到的可能。

更别说这一次带队的可是战无不胜的赵佗将军啊,天下诸侯也就只剩下代国和齐国了,若是不抓紧时间,那可就真的再没有飞跃阶层的机会了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此番征兵之顺利,秦人战心之勐烈,参军之踊跃,就算是秦王政,在收到邦尉府的汇报后,也面露惊讶之色。

“好个赵佗,其改律之言,不仅能解决我秦国文法吏不足的问题,而且还调起了士卒战心。”

“寡人本以为连灭五国后,秦人已有厌战之意,没想到国人这次竟被他弄得战意盎然,灭代如此,想来待到伐齐之时,秦人好战之心将更加勐烈。”

“如今来看,赵佗竟是个全才。燕丹、荆轲,你们还真是为寡人送了一份大礼啊,呵呵。”

……

秦王政二十四年,四月二十。

关中霸上,渭水滔滔。

玄旗招展,兵闪寒光。

即将出征代地的三万关中秦军,尽数聚集于此地。

再往外,更有无数秦人前来围观此番誓师出征大礼,从高空往下看,黑压压一片,全是人头涌动。

“赵将军似乎是第一次当主将出征,这两年我听他的光辉战绩,都快听的耳朵起茧了,如今才想起,赵将军只有十九岁啊!”

人群中,有人惊叹出声。

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:“是啊,赵将军才十九岁,竟然就能统率数万大军,去攻灭一国了。”

“我听说赵将军是赵人啊,他此番率兵攻打的代国,就是赵人的残余。你们说赵将军会不会像伐楚时的那个叛……”

“放你阿母的失气,大王派遣赵将军灭代,便是相信他的。你怎能拿他和熊启那狗贼相比,赵将军何等英雄,怎会行那叛我秦国之事。要不是律法禁止私斗,乃公非把你脑袋扭下来不可。”

就在人群吵闹间,有人叫道:“赵将军来了,大王来了。”

叫嚷声顿时停止,秦人们踮起脚尖,举目张望,一双双眼睛全都望向远处的誓师台。

秦王政率领公卿百官和诸多秦将来到霸上,他大步走上誓师台,转身望着台下,朗声道:“赵卿,上台。”

“唯。”

头戴鹖冠,身穿光亮甲胃的赵佗,高声应诺,大步向台上走去。

从军四年,这是他第一次成为大军主将,将亲自统率秦军进行一场灭国战争。

今天,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。

他走到秦王政身前,以军礼跪地,沉声道:“臣赵佗在此。”

秦王政颔首。

这位尊贵的君王,打量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,不由感叹。

“你曾言大丈夫居世,生当封侯,死当庙食。寡人如今,便给你立功拜爵的机会。”

秦王政抬起头,当着赵佗,当着台下无数公卿百官与数万秦卒的面,开始进行宣誓。

“嗟!丑代残虏,昔结燕寇,阻我王师。今据夏土,北连胡夷。其罪贯盈,天命诛之。予弗顺天,厥罪惟钧。予小子夙夜祗惧,受命秦祖,类于上帝,宜于冢土,以尔有众,砥天之罚。天矜于民,民之所欲,天必从之。尔尚弼予一人,永清四海,时哉弗可失!”

“少上造赵佗,当承天意,扫除残代,廓清北疆,立定厥功,惟克永世!”

秦王政声音高昂,话语古朴,如同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