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三章 剑指秦律(1 / 3)

秦将 起飞的东君 1892 字 6个月前

大朝会后,诸卿散去,各去处理自己的政务。

蒙裕等人也陪着齐使田冲出宫。

赵佗却没有立刻离开,他上书求见大王后,便侍立在宫中等候。

不一会儿,便有宫中内侍前来。

“大王召见,还请少上造随小人前去拜见大王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赵佗笑着答谢,他注意到此人脸上没有须眉,乃是胯下无物的宦者。

这宦者受宠若惊,忙道不敢,但脸上的笑容却是掩饰不住,走在前方,指引赵佗往后方偏殿行去。

“这年头宦者的地位虽然不及后世朝代那么离谱,但身为宫中近侍,还是不可轻易得罪。交好这些人物,给予些许善意,日后或许有意想不到的用处。”

赵佗心中暗道,这可是他阅览数千年历史后所得的经验。这些阉人不可轻易交恶,他们不一定能助你成事,但若是心存恶意,就极有可能坏你大事。

据赵佗在宫中任中郎时的观察,秦国的中央宿卫体系总共由四个部分构成。

最内层的就是这些无须眉、经过阉割的宦者。由少府属下,秩禄六百石的宦者令统领。这些宦人随侍在君王之侧,出入后宫并无顾忌,执掌殿内的护卫。

昔日吕不韦进献嫪毒入宫,便是要充作这类宦者,只是嫪毒只拔了须眉,

宦者之外,是“宦皇帝者”。也就是由郎中令统率的“郎”部队,什么郎中、中郎之属皆是此类,主要负责殿外宿卫。

再往外,就是卫尉所统率的卫士部队,和中尉统领的负责内史安全的中尉军。

四重护卫,足以保障君王的安全。

就在赵佗思索间,他们已走到一处偏殿外。

在外禀报,得到允许之后。

赵佗脱去鞋履,只着白色足袜走入殿中。

“臣赵佗,拜见大王。”

赵佗上前行礼,注意到赵高也侍立在侧,见自己进来,他还微笑示意。

秦王政则坐在榻上批阅简牍,听到赵佗声音,他才抬起头,道:“坐下吧,你求见寡人,说有策略进献,是和这些诸侯之人相关?”

赵佗坐到一旁,开口道:“禀大王,臣所献策略,正与今日韩成之事有关。昔日臣自越地而回,一路经楚、魏、韩等地入关。所见这些诸侯故地的情况,皆与关中秦地大不相同。”

“吾关中秦地,经过上百年的秦法普及,百姓淳朴、官吏肃然、士大夫明通而公,朝廷听决百事不留。故而秦法能通行于乡里,大王命令下达,则能贯通里闾,万民听命,无奸罪可藏。”

见秦王政倾耳静听,赵佗话锋一转,说道:“诸侯故地则不然,以臣一路所见,我秦军奋勇强悍,所过之处,五国社稷尽灭。但大军撤离之后,虽有大王派遣的守、尉、御史来治理地方,然秦吏少而诸侯人众,以少御众,力有不足。”

“故各地郡县的秦吏无法将律法贯彻到乡里之间,需要依靠当地的豪强宗族方能进行管理。县吏、乡吏、里吏皆用本土豪强,下方勾结,则上面的守、尉、御史必被蒙蔽,这也是韩成、张良等贼寇可以横行颍川、东郡之地,而守、尉不能擒的缘故。”

赵佗声音清朗,将秦国所面对的一个问题摆了出来。

不仅是现在,这更是秦朝统一后都要面对的严峻问题。

为什么韩成、张良可以在新郑发动暴乱后,还能一路跑到齐国,甚至可以再潜入东郡,进行刺杀之举?

为什么在历史上,张良博浪沙行刺后可以顺利逃脱。刘邦放了服徭役的民夫后可以跑到芒砀之间逍遥法外。彭越、英布等人在各地组建大规模的盗贼团伙,而地方不能制。

所有的一切,都是因为秦国虽然征服了山东六国,却无法实行有效的管理和控制。

在秦昭襄王时代,秦国蚕食诸侯领土颇有节制,每占领一城一邑便设置郡县,派遣官吏管理,以秦法同化当地人,将诸侯之土缓缓化作秦人之土,消化的比较成功。

但如今,秦王政灭国的速度太快了,不到十年的时间,已经是灭掉了五国,占领了数万里的广袤国土。

这么短的时间,秦国却拿不出足够数量的官吏去治理六国故土地,难免就陷入了消化不良的状态。

比如这一次秦国覆灭荆楚,占领了淮北淮南鲁地江东,如此辽阔的土地上城池无数,每一个郡、每一个县都要派遣秦吏去治理吧?

但秦国哪有那么多的官吏可以派出去,之前的三晋和燕地就已经派了大批秦吏前去,依旧不敷使用。

对新征服的楚地,最多一个县派上几人去担任守、尉、御史就不错了,剩下的县中吏员还不都是当地豪强来做。

派出去的孤零零的几个秦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