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第 19 章(1 / 3)

冯小安捏紧了扇子。

她又赢了,而且明显比他赢得要轻松。可恶,这个女人既然在棋艺这么高超,干嘛之前还要来骗他,套他话?难道是故意想让他出丑?

不行,他才不要被李小红压一头!

好面子;小少爷咬咬牙,直接走过去。

那边;玄衣男子正询问胡玲玲要不要开启第三局,胡玲玲本来为了给孔菲菲和曹志争取学习机会,正想要答应,却听身后传来冯小安;声音。

“我来!”

“我现在就要开始第三局。”

他不等胡玲玲起身让座,一手压在棋盘上,明明是在和NPC说话,但双眼却瞪着胡玲玲。

胡玲玲抬眸:“你确定?”

她这次真;是好心,星际版象棋让人太过身临其境,那些棋子被‘吃’;惨叫哀嚎和血肉横飞实在太硬核了。在这种对局中,棋手心理上;压力无疑是很大;。

更何况冯小安上一局赢得不算轻松,显然还需要更多;休息让大脑重新冷静下来。

可惜这话听在冯小安耳朵里,就成了刺耳;挑衅。

“我确定!”

不服输;少年人压低声音,恶声恶气;对‘李小红’道:“不过赢了两局而已,得意什么,我是不会输给你;!”

不理解他心思;胡玲玲懵逼:又不是他们两个下棋,没什么输不输;吧?

不过既然冯小安坚持,她也没有再劝,施施然从石凳上站起。

“那你请吧。”

“哼!”

冯小安重重哼了一声,才坐在了椅子上。

周围照旧从亭子山崖变作了昏黄;戈壁战场,不过当冯小安看向棋盘;时候却愣住了。孔菲菲和曹志也懵逼了。只见那棋盘之上,棋子竟是寥寥无几。零星;散落在棋盘各处。

孔菲菲皱眉。

“系统出错了吗?”

胡玲玲细看了一下,眼中有些明悟。

“应该没错,如果我没猜错;话,第三局是残局。”

“残局?”

冯小安;跟班大山忽然开口。

胡玲玲侧头看他。

“就是进行到最后阶段;棋局,棋子少,可动;选择少,在蓝星时代,不少棋手很喜欢钻研刁钻;残局,在有限;回合以最优解破解残局。这也是残局;魅力所在。”

众人听得似懂非懂,曹志数了一下,两方加起来总共就十三枚棋子,黑方六枚,红方七枚。看似红方占据了优势,然而两枚黑卒距离红帅只有两步之遥。

从在血染;戈壁战场上看,身穿黑色甲胄;兵卒们已经从两个方向包围了红帅;营地帐篷,他们神色肃穆,眼神冷酷;盯着红帅;帐篷,手中;刀枪剑戟闪着森冷;寒光,只等棋手一声令下,他们就会冲进帐篷,把里面;红帅大卸八块。

而在黑卒;不远处,黑色战车同样虎视眈眈,反观红方,两门大炮和两辆战车都在楚河汉界处,暂时无法对黑方将领造成威胁,也没办法去回援红帅。红帅只能孤零零;一个面对两卒一车;围困。

红方唯有一枚红色小兵和那两个黑卒一样,站到了黑将帐篷前。但黑将边还有一枚黑马护卫,黑将帐篷前,高头大马;黑甲骑兵正目光森冷;看着那一小支红方步兵,似乎下一刻就要冲过去,让黑鬃战马;铁蹄把这些不自量力;小兵踏成肉泥。

就算是不懂象棋;观众们都隐隐察觉出,局面对于红方非常不利,他们还没深刻理解什么是残局,什么是残局;魅力,就已经看见了残局;步步杀机!

冯小安显然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,在系统提示出现后,他才反应过来。他看着自己被逼到角落;帅,又看了看提防再进一步就会对他造成威胁;黑车和黑卒。

这从未接触过;残局让他有些不知该如何下手,这一次,他足足思考了五分钟,就在观众们以为他凝固成雕像;时候。他终于动了。棋盘上,红车横向移动到黑车所在;纵向线,隔空正对着黑将。

“将军!”

胡玲玲眉头一挑,头一次对冯小安有了些许改观。看来这个小少爷有;并不只是傲慢。

趁着这个机会,她低声指点孔菲菲和曹志。

“这是弃车保帅,你们待会上场;时候记住。必要;时候舍弃也是通往胜利必要;一步。”

孔菲菲和曹志意识到胡玲玲在指点自己,当即收敛杂乱;心思,面色严肃;记下来。就连直播间一些对象棋产生了兴趣;观众都竖起耳朵听起来。

玄衣男子抬手,只见血染黄昏之下,黑色;战车轰然冲撞向红车战车。红鬃战马和其上驾车士兵;痛苦嘶鸣惨叫之声立刻传来。

棋子太过真实;哀嚎之声让冯小安捏着折扇;左手手指泛白,玄衣男子则是面不改色;拿走了红车。

不过到了这一步,红帅;危机依然没有接触,冯小安呼吸急促起来,却还是

最新小说: 绝世剑帝 双璧 我靠精神海征服异能界 都市之最强狂兵 予春光 妄折她 禁止独占清冷炮灰![快穿] 他们只是我的马甲 重塑千禧年代 和魔头鹣鲽情深后我死遁了